您现在的位置: 宁德网 >> 宁德文化产业网 >> 正版真人棋牌游戏 >> 产业动态 >> 正文
胃知乡愁溜溜的滋味
作者:朱国库     文章来源:宁德网 更新时间:2018-12-15 10:41:10 我要评论
核心提示:
  □ 朱国库 

  老家金钗溪,两面夹山,形成小峡谷。小峡谷汇聚山气,形成一股清流,一年四季,淙淙潺潺。

  凡是好山水,其物产必可爱。这里的土质产出的番薯,淀粉多,味清甜,煮成的番薯饭,既软糯可口,又省菜钱,是农家人首选的主食。一碗番薯饭,黄灿灿的,散发着甜味儿,好入口,好吞咽,吞咽时咕嘟有声,没有几口,一碗冒尖的番薯饭便收入腹中。

  家庭的劳力饭量大,一顿要吃个三四碗,菜只要沾沾筷子,当家的自然喜欢。给老屋添新瓦,给儿子讨媳妇的礼金,还有家庭的迎来送往,都需要有积蓄,农村人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分用,来钱不容易,能省则省。但是,有些东西是无法省的,只能在日常饮食上“抠”,因此,番薯饭就受当家的喜欢。

  番薯是不耐贮藏的,需要推成丝,晒干,就是番薯米了。在大米匮乏的年代,番薯米是农家人的主食。

  但是,番薯米因糖分少,且比较干燥,所以,番薯米饭就不如番薯饭那样易于吞咽了,这就需要下饭的菜。溜溜,就是一道很好的下饭菜。

  溜溜,是用番薯淀粉兑水,搅拌均匀,成为很稀的浆,然后将浆倒在平底锅上,待到蒸熟了,再上一层浆,再蒸。这样循环往复,当浆与平底锅沿齐平时,蒸出来的溜溜就有厚度了。这种溜溜有一个名字叫重片。

  蒸熟的重片,待冷却后,切成厚厚的片,用蒜段爆炒,放上些许辣椒酱,炒出的重片,香气扑鼻,入口滑溜又有弹性。筷子夹住重片的中间,两头颤悠悠,这样的重片是最好吃的。

  重片不耐贮存,存放两三天就会馊,就会出水。于是,人们就将重片切成薄片,用竹簟晒干,可以存放很长时间。过年夜或正月里,重片干煮猪肉,那又是桌上的一道好菜。只可惜那时农村没有火锅,不然扔一些重片到锅里,又可在漫漫夜里佐酒了。

  重片冷却生硬后,还可以推成粉丝,晒干后,家乡人唤作番薯粉丝,它可是农村人招待客人的一道好点心。农村人淳朴热情,凡到家里的都是客,好酒好菜是没有的,几碗农家菜,一壶糯米酒,一碗番薯粉丝,也将农家招待客人的热情推向高潮。农家主妇善待客人与否,要看这碗番薯粉丝的“梢头”,就是盖在碗面的一些配料,若是碗面盖着两个煎蛋,散着虾干、香菇、瘦肉丝,这就是好“梢头”,显示出主人的热情;要是只有两个煎蛋,放着些咸菜,那就待客之薄了。农村人说,自己吃落粪坑,别人吃传名声。所以,大多的主妇都讲究这“梢头”,毕竟,那是传名声的一条渠道呢。

  晒干的番薯粉丝是赠送客人的好东西,现在,此物更受人们的喜爱。要是管阳的番薯粉丝,那就是佳品。人们会说,管阳的番薯粉丝啊,准保你满意!

  不管是重片,还是番薯粉丝,它们可两用,既可当主食,又可当蔬菜。在那个年代极大地满足了农村人的生计需求。

  蒸重片比较费时,“泼番薯粉溜溜”那就简便多了。我最喜欢“泼番薯粉溜溜”了,那种滋味,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。

  那时家里穷,家里下饭的菜常常是腌咸菜(也叫糟菜)、马铃薯和番薯粉溜溜,这就是穷人家的“王牌菜”,虽常吃,却不腻。

  母亲是“泼番薯粉溜溜”的能手。她将调好的淀粉舀了一小碗,沿着热锅泼洒了一圈,等淀粉起皮了,状如锅盔,焦黄而香气宜人。母亲熟练地铲起锅盔,扣在案板上,接着又泼下一张番薯粉溜溜。

  我常常趁着母亲劳作时,趁机掰锅盔的一角,放进嘴里,酥脆可口。母亲一转头,佯怒道:“馋猫,你那泥手,也不洗洗?”

  我鼓着腮帮子,一边吞咽,答不成语。母亲见我如此,笑了。

  母亲将锅盔卷成筒状,切成条状,装在碗里。家里的老咸菜,那可是番薯粉溜溜的好搭档,老咸菜臭气逼人,母亲将老咸菜洗净,切成小段,油锅里爆炒,蒜头和老咸菜散发出浓郁的香气,邻居赞不绝口:“阿婆炒咸菜就是香!”

  咸菜炒到一定的火候,母亲将切好的番薯粉溜溜倒进锅里翻炒,倒上适量的鱼露,经过翻炒,散发出来的味道就更“叮”了。番薯粉溜溜可以干炒,也可以汤煮,都有美味之处。

  我更喜欢汤煮的溜溜,从碗里夹起几条溜溜,可是从筷子间溜走了,送到嘴里,可能就一两条,嘴巴迅速逮住,进入口腔,滑滑的,溜溜的,软软的,又有些韧性,缠住口舌,滑入喉咙,进入肠胃。那个过程真的有千回百转之感,溜溜恐怕就是因此而得名吧。

  看来,光靠筷子夹,要让一碗溜溜落肚还要费周折,改变策略,嘴巴凑在碗口,筷子扒拉溜溜,一条条溜溜就如泥鳅般顺溜,乖乖进入口腔,舌尖便有了老咸菜的香与溜溜的柔,内心已是花开遍野。

  一碗溜溜果腹,额上已沁出汗珠,一抹汗水,打个饱嗝,农家生活的小滋味儿漫溢周身,幸福,其实就是这么简单。平淡的日子,有了这些溜溜,寻常的日子也过得顺顺溜溜。

  难怪,农家人对溜溜情有独钟。

  现在,也常爱吃溜溜,但那油爆蒜香,那老咸菜的味儿,那纯正而又缠绵的溜溜,已不常有了。
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文章录入:ndwmq    责任编辑:ndwmq 

    主办:宁德市委宣传部 宁德市文化改革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:宁德网
    宁德文化产业网 letspw.com 投稿信箱:mdrbndw@163.com
    闽ICP备08006857号-2